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正文

国务院“首席智囊”宁吉喆转型8个月干了啥

发布时间:2019-08-1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匿名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兼任国家统计局3个多月来,宁吉喆不下7次提到统计改革,今年3月在海南调研时他就强调,应对经济新常态要求,“统计数据必须更加真实、准确、全面、及时。统计部门务必要抓住机遇、迎难而上、奋发有为,全力推进统计改革发展再上新台阶。”

在各省调研时,宁吉喆常与调研地的省领导直接交流,先后会见了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省长朱小丹,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市长王安顺,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省长郭树清,重庆市长黄奇帆,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省长陈豪等。

调研中,宁吉喆还经常主持召开企业座谈会,听取企业的意见建议。在重庆调研时,他就听取了重庆农、商、金融、租赁公司等十余家企业的意见建议。重庆市长黄奇帆也出席了这个座谈会,他向调研组简要介绍了重庆经济社会发展情况。

虽然兼任国家统计局长才3个多月,不过,宁吉喆已经有了一个新绰号--“三吉”局长,统计系统不少人都这么称呼他。宁吉喆对媒体说,他喜欢这个绰号,“'三吉',多好啊,我喜欢!我们能有安宁吉祥的生活,要归功于这个改革开放的时代。”

自去年8月以来,生于1956年12月的宁吉喆,不断迎来“转型”后的新挑战。

去年9月,在第12届中国-东盟博览会期间,宁吉喆先后与马来西亚贸工部第二部长黄家泉、越南工贸部副部长阮锦绣、柬埔寨商务部国务秘书春达拉,就开展产能合作进行会谈,都达成了多项共识。

6月11日至14日在云南调研时,宁吉喆还有一个重要议程--在第4届中国-南亚博览会国际产能合作论坛作主旨演讲。演讲结束,他还与孟加拉国工业部阿米尔·侯赛因·阿穆部长举行了双边会谈,双方同意在纺织、造船、汽车、钢铁等多个领域建立产能合作机制。

我坐下,几个人跑过来和我玩,邀请我下象棋,打牌,做游戏唱歌。这些也是我这两天能见到的他们除了吃饭以外做的所有事情。不断地有人进来,一次次刷新了我对他们合租伙伴人数的估计。

至于张顺文的其他情况,东方轮船公司的多个部门多名负责人都不愿接受采访透露更多。

此外,事发后,西安市市场监管局余4月12日下发《关于开展汽车销售市场经营行为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即日起对西安市4S店等汽车销售企业经营行为中存在的侵犯消费者权益行为及不正当竞争问题展开整治,具体包括限定购买指定车险、限定接受代上牌登记服务、限定办理指定金融贷款、限定接受汽车装饰服务等。

其一,是要服从指挥,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借口推诿扯皮、拖延应付,自觉服从统一指挥调度,严禁有令不行、各行其是,进而做到服从大局,确保政令畅通。

2017年6月,峡山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为失能人员提供养老机构照料或居家护理服务,改善失能群体生活环境和护理条件。

1。与自己的本职工作或学习相关的必读书。这是引领你养成阅读习惯爱上读书最有效的切入点。

按照行业发展的一般规律,自由竞争不可能长久,小、散、乱不是良性的格局,最终都要走向寡头垄断。A股“漂亮50”代表的企业是如此,互联网企业也一样。前者有贵州茅台、格力电器、伊利股份、上汽集团等等,后者例如团购领域的美大(美团+大众点评),视频领域的优土(优酷+土豆),网约车大战后的滴滴出行(滴滴+快滴+Uber)等等。

担任国务院研究室主任时,宁吉喆数次在公开场合亮相,解读经济形势或政府工作报告。2015年3月5日,他就在国新办讲解了政府工作报告“背后的故事”,这还是国新办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解读政府工作报告发布会。

上任当天被李克强、张高丽分别召见

2018年春节期间,G40沪陕高速西安-商洛段,G65包茂高速西安-镇安段、西安-铜川段,G65W延西高速西安-铜川段、G30连霍高速西安-渭南段、G5京昆高速西安-澄城段、G70福银高速蓝田-商洛段高速车流量较平常日都将有很大幅度的增长,G5京昆高速西安-汉中段受西成高铁开通影响,预计流量不会有大的波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担任发改委副主任以来,宁吉喆依然跟在国务院研究室工作时一般,经常走上报告台,向各界介绍当前经济形势。

针对北斗导航产业园的现状,记者联系了两江新区管委会有关部门,对方转达两江新区水土高新园管理部门的回复表示,目前的局面是投资企业自身原因造成的,具体原因不便透露。

去年10月、今年4月,宁吉喆向全国人大财经委分别汇报了去年前三季度、今年一季度经济形势。去年10月,全国政协召开去年三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座谈会时,到会介绍经济形势的也是宁吉喆。

值得一提的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无论是韩国官方还是媒体,都在密集释放推动中韩关系“破冰”的信号。

今年3月,在博鳌亚洲论坛“国际产能合作:凝聚全球经济增长新动力”分论坛上,宁吉喆谈到了这次出访,称自己到发改委之后,“各种各样的视频会参加的多了,忙不过来。一二两月我出访了7个国家,就(国际产能合作)很多方面达成协议”。他还谈到了自己的感受,“过去副部长出去人家正部长都不见的,现在人家总理、副总理见的,感觉很高兴”。

由此可见,真正让亚马逊“水土不服”的,其实只是中国的电商市场。

四是支持创新创业。主要是在众创平台发展、中小企业创新发展等方面提出支持措施,同时鼓励发展生活性服务业。

目前,七部门已成立跨部门综合协调组,对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存在的各类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全面监督检查。与之对应,各省均建立了多部门联合工作机制和工作队伍,制定并下发专项行动工作方案,进行工作部署,采取市、县及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自查与省级工作组督查相结合的方式,层层压实责任。

在拉脱维亚,拉脱维亚副总理阿舍拉登斯会见了宁吉喆,双方就波罗的海联合铁路、“三海港区合作”(亚得里亚海、波罗的海和黑海)等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

去年8月19日,宁吉喆调任发改委副主任(正部长级),分管发改委的政策研究室、国民经济综合司、利用外资和境外投资司,在现任发改委副主任中宁吉喆排名第5。今年2月,接替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的王保安,兼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党组书记。

看来,这次出席第4届中国-南亚博览会国际产能合作论坛,宁吉喆有重要收获。

宁吉喆是专家型官员的典型代表。他在中国人民大学硕、博连读,于1988年拿下了经济学博士学位,之后在国家计委(1998年更名为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国务院西部开发办公室工作了15年,然后于2003年调入国务院研究室,在这个国务院智囊机构工作了12年,并自2007年起担任国务院研究室副主任,自2013年8月起接替调任河南省委副书记的谢伏瞻,出任国务院研究室主任。

不久前,55岁的徐州矿务局职工李建庭在自家94平方米的房子里给记者翻看一张发黄的老照片,背景是只能容下一张床的卧室和掉漆的墙壁。

上述军方人士认为,此前两次美方邀请中方参加该演习时,两国、两军关系也不是一帆风顺,也有一些杂音。参演并不代表双方的一些重大分歧得到解决。同时,还要看到美方此前对于中方的参演科目还有一些限制,两军关系还需进一步增加互信。

北京市民政局局长李万钧说,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人口老龄化呈现两大特点,即“老龄人口增长迅猛”和“未富先老、未备先老”。

“供给侧的关键点我认为是四个字:改革、结构”

“以情动人,但绝不会为情所困。我们不能给大家带来一种印象,就是这个社会怎么会有这么多难的事儿和解决不了的问题。”

今年一月到二月,宁吉喆带队出访了拉脱维亚、保加利亚、克罗地亚等7个国家。外方的接待规格很高,取得的会谈成果同样令人瞩目。

点评:取消免费餐可以避免飞机上的餐食浪费,降低航空公司运营成本,但是免费餐取消之后,航空公司的服务也应随之优化。只有给旅客带来更好的服务体验,才能在获取更多市场份额上获得先机。 

“政事儿”注意到,14名行贿人中,有10人为娱乐场所老板,其中7人经营的是电玩游戏室。

“过去副部长出去人家正部长都不见现在是总理、副总理接见”

半年后的2015年9月1日,宁吉喆再次出现在国新办,解读宏观经济形势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不过,这次亮相时,宁吉喆已经从国务院“首席智囊”转为发改委副主任。

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副会长、秘书长、中国林科院防沙治沙首席专家杨文斌对记者说,低覆盖度治沙理论开拓了植被覆盖度在15%—25%即能固定流沙的新领域,针对适宜极端干旱区、干旱区和半干旱区,提出了单行一带、两行一带、多行一带、网格、生态林业体系等治沙造林模式,把人工治理与自然修复结合起来,基本上解决了中幼林衰败以及“小老头树”的问题,做到了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天人合一。

国家统计局局长

宁吉喆这次到云南调研,调研主题是当前经济形势。为此,宁吉喆在4天里出席了三个座谈会:云南有关企业座谈会,部分省市经济形势座谈会,调研组与云南省委、省政府的工作座谈会。在座谈会上先后与20多人面对面交流:10家企业负责人,云南、重庆、湖北、广东、陕西、甘肃六省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省长陈豪等云南当地官员。

美国能源信息局当天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周美国全国商业原油库存减少360万桶至4.345亿桶,库存下降数量高于市场预期。

目前拘押杨秀珠的休斯敦处理中心是由美国管教公司所有和经营的一家私有监狱,也是一处中等安保等级的监狱,承接美国移民部门的合同,专门关押等待判决和遣返的触犯移民法的犯人。这一监狱建于1984年,可关押905人,上次装修是在2005年。这里主要关押墨西哥裔犯人。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一系列国内国际场合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在十九大报告中,总书记再一次提出,“坚持和平发展道路,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2018年3月11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宪法修正案》,将《序言》中“发展同各国的外交关系和经济、文化的交流”修改为“发展同各国的外交关系和经济、文化交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已引起各国关注,得到全球认同,成为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国际共识。

根据坛百高速客服的消息:今天凌晨,G80广昆高速坛百段南宁往百色方向K690+200M处(过果化停车区3公里,距离田东收费站25公里)发生一起大型客车(核载52人,实载54人)追尾1辆2轴中型货车的交通事故,发生撞击后,大客车失控冲出护栏翻下边坡,有伤亡情况(具体伤亡情况以交警认定为准)。发生事故以后,辖区内交警大队、路政大队、坛百应急救援指挥中心、120、消防等部门已在现场处理,事故现场已做好应急警示措施。广西电台交通1003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自去年8月以来,生于1956年12月的宁吉喆,不断迎来“转型”后的新挑战。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王姝实习生何强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新疆铁路旅客发送量同比增长18.2%,增幅排名全国铁路第二,其中乌鲁木齐站的开通运营功不可没。

国务院研究室主任一直被视为国务院总理的“首席智囊”,宁吉喆是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的起草组负责人,2015年3月5日,上午李克强总理做完政府工作报告,下午宁吉喆便举行吹风会就报告起草答记者问,他称,李克强报告中提到的“有权不能任性”、“互联网+”等现在流行的说法,都是起草组反复斟酌的结果。据媒体报道,李克强担任副总理时,宁吉喆就是其得力助手,曾多次陪同李克强调研、出访。

走上发改委副主任岗位第三天,也就是去年8月21日,宁吉喆和哈萨克斯坦投资发展部部长伊谢科舍夫共同主持召开了中哈产能与投资合作第六次对话会。之后,宁吉喆和伊谢科舍夫又分别于今年1月、5月,共同主持了中哈产能与投资合作的第八次对话、第九次对话。多次对话取得的成绩不小,中哈确定了产能与投资合作的新一轮早期收获项目清单。

专家型官员特别是国务院总理“首席智囊”的“转型”一直备受关注。那么卸任国务院研究室主任8个月来,宁吉喆都做了什么呢?

为此,宁吉喆将“三新”统计(指的是新业态、新产业、新的商业模式专项统计)作为突破口,今年4月28日国家统计局“三新”专项统计工作动员部署会,宁吉喆在会上强调:“三新”统计是认识引领经济新常态、贯彻落实发展新理念的重要手段,是推进统计改革创新的关键举措。

今年一季度中国经济“成绩单”出笼后,宁吉喆于4月16日接受新华网采访,回应了一系列焦点问题,经济运行态势是否仍处于合理区间、如何“稳”住“就业底盘”等。他还在今年3月,分别在人民日报、经济日报发表署名文章,强调“经济运行开局平稳稳中有进亮点纷呈”。

2013年5月23日零时许,被告人董琦与郭某某(另案处理)翻墙进入河北省泊头市某中学西校区,跳窗进入女生宿舍。董琦采用掐脖子、扇耳光、言语威胁等暴力、胁迫手段,先后脱去被害人张某某、赵某某、田某某、王某甲、胡某某、王某乙六名女生的衣服,强行实施奸淫,其中,除对王某甲强奸未遂外,对其他五名被害人强奸既遂。六名被害人中,王某甲刚满14周岁,其他五名被害人均未满14周岁。

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中国人的消费规模和水平都在不断提高,经济活动的频率增高,交易往来增多。通俗地说,就是消费升级了,而且还在不断升级中。

目前,宁吉喆的“统计工作思路”已经很清晰。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今年年初以来,宁吉喆一直在“走四方”调研当前经济形势,半年时间走了6个省:1月中旬来到广东,3月调研了北京和海南,4月调研了山东和重庆,6月来到云南。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宁吉喆曾接受媒体采访,“当前表现出来的是经济总量与结构的矛盾。既存在消费不足的问题,也深刻凸显出了结构性矛盾”,他说,“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点,我认为是四个字:改革、结构”。他强调,三个“去”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虽然密不可分,但也需要处理好彼此之间的矛盾关系,既达到调整产业结构的目的,又不至于留下后遗症。

新华社首尔6月14日电综述:韩国地方选举执政党大胜

6月11日至14日,履新发改委正部级副主任8个月的国务院研究室原主任宁吉喆来到云南,带队调研云南经济形势,召开云南有关企业和部分省市经济座谈会。这期间,他还出席了第4届中国-南亚博览会国际产能合作论坛并作主旨演讲。

在克罗地亚,克罗地亚总统基塔罗维奇、总理奥雷什科维分别会见了宁吉喆。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宁吉喆接受采访时透露,今年2月26日他被任命为国家统计局局长当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张高丽,分别就统计工作召见了他,“使我深感责任重大。国家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统计工作也要适应新形势、新变化,要迎难而上”。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表示,很多市场参与者仍然沉迷于旧有的市场规则,对于市场新变化并不敏感。再加上旧有的交易模式给参与者留下的“暴利”印象太深刻,短时间内整体还是处于旧模式向新模式转化的过程。

中国已与新加坡、新西兰、秘鲁和智利签署了自贸协定,也与东盟有自贸协定,其中涵盖了越南、文莱和马来西亚。中国已完成了和澳大利亚的自贸协定的实质性谈判,并且同加拿大和墨西哥有双边投资协定。所有这些国家都是TPP的成员国。

半年走了6个省调研当前经济形势

如果说宁吉喆从“首席智囊”转任发改委副主任是干回老本行,其博士毕业后,曾在发改委的“前身”国家计划委员会、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工作十余年,那么兼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则是一个全新领域。虽然不论在国务院研究室还是发改委,宁吉喆都经常跟统计打交道,但是到统计机构任职,这还是第一次。

今年,张泽群带来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的建议。他认为,目前,促进公益广告事业发展的长效机制尚未建立,公益广告发展还面临许多困难,导致公益广告刊播量不足,特别是精品缺乏,不能起到“入脑入心”的作用。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担任发改委副主任以来,宁吉喆多次在类似南博会这样的国际博览会、国际论坛上亮相,并带队出访,向各界解读中国的国际产能合作主张,同时跟各国政要交流。推进国际产能合作是宁吉喆的重要工作内容,履新8个月,他出席的跟国际产能合作有关的活动不下20个。

四是失衡现象比较严重。当前中国城市发展中存在诸多失衡现象,主要表现在“产城分离”、“职住失衡”、“社会空间分异”。

第六条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依法统一领导、组织、协调学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工作以及食品安全突发事故应对工作,将学校食品安全纳入本地区食品安全事故应急预案和学校安全风险防控体系建设。

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自10月末开始,我国外汇储备连续3月增加,分别上升86亿美元、110亿美元和152亿美元,升幅均在0.5%以下。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总经济师王春英11日就外汇储备规模变动情况答记者问时称,2019年1月,我国外汇市场供求基本平衡,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全球金融市场上,主要非美元货币相对美元汇率上升,金融资产价格有所上涨。受汇率折算和资产价格变化等估值因素影响,外汇储备规模小幅上升。

赖清德之所以受“独”派青睐,就是因为他比蔡英文“独”得明显,更敢玩火。岛内观察者分析,蔡英文当初征召赖清德当“行政院长”,一大目的就是把这个竞争对手捆在身边。此次民进党在“九合一”选举中大败,赖清德坚决辞职不干,正是为了摆脱束缚,放手冲击2020年。赖在“行政院长”位置上就敢自称“台独工作者”,下台后当然更加肆无忌惮,此次重弹“制宪”老调,就是向“独”派表忠心的起手式。

从2018年12月12日至2019年1月7日,近一个月内,金湖县黎城卫生院提供接种的脊灰疫苗有2个批号,分别是“201612158”、“201703049”,有效期分别为2018-12-11、2019-03-26。

通过微信转账,姚月向对方支付了3800元,“当时我只提供了自己的护照和一张狗狗的照片。”姚月说,没过多久,她拿到了对方寄过来的一套认证,记者发现,其中一张名叫“情感支持动物”,而另一张,是证明姚月需要这样的心理辅助证明,发证的,为美国ESA认证机构。

宁吉喆称,虽然之前的工作也经常跟统计打交道,可来到国家统计局,“确实有三点不一样的感受:一是感觉统计工作很重要,二是感觉统计任务很紧迫,三是感觉统计方法很专业”。为了尽快适应新角色,兼任国家统计局局长的前8天,他每天都在办公室工作到接近半夜12点。现在也是在发改委、统计局两头跑,“工作多,时间就显得更加宝贵,加班也就成了常态”。

那么经常走上“讲台”宣讲经济形势的宁吉喆,是如何看待中国当前经济形势呢?

宁吉喆还经常应中央国家机关的邀请,作宏观经济方面的报告。

俄罗斯另一位副外长莫尔古洛夫此前曾表示,俄罗斯与中国不结盟也不打算结盟,因为这不符合俄中双方对双边合作性质的理解。他指出:“中国严守不加入任何集团的路线。但事实上就像你们说的,中俄两国经常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上像同志一样表态一致。”

这一思想为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提供思想指引。习近平同志对北京的重要讲话精神,深刻回答了事关首都长远发展的一系列战略性、根本性问题,进一步明确了“四个中心”的城市战略定位和“四个服务”的职责使命,为明确“建设一个什么样的首都”提供了思想武器,使首都各方面工作都有了“定海神针”。建设好伟大社会主义祖国的首都,就是要始终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始终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以祖国的振兴和强大为己任;建设好迈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国首都,就是要紧密对接“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主动担当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使命的先锋;建设好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就是要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建设友好的城市环境、先进的人文气质、和谐的社会氛围,成为人民美好生活的象征和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成为国际化大都市建设发展的示范。

去年9月,宁吉喆应邀给中央国家机关离退休干部作了题为《关于当前宏观经济形势和深化经济体制改革有关情况》的主题报告。今年1月,他应全国人大常委会邀请,向港澳全国人大代表宣讲中央关于“十三五”规划建议精神。今年4月,他又应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邀请,出席“2016年经贸形势报告会”,作了题为“当前经济形势和下一步宏观政策举措”的主旨演讲。

第二,为鼓励创业投资基金更多支持创业创新,仅当创业投资基金投资“早期中小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金额占比达50%以上方可享受反向挂钩政策。同时,根据现实情况,针对政策发布前后的创业投资基金采取不同认定条件。

景俊海感慨,“我们基础不错,有很多人才,但确实流失了不少,我们每年流进的人是五六万,但流出的人是将近五十万,所以有人说‘连麻雀都走了’,这句话好像夸张了点儿,但是很现实。所以我们要有发展机遇,要有人尽其才的体制机制和政策环境。”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煜)日前,山东临沂“暴走团”遭出租车冲撞,致一死二伤。今日晚间,涉事“暴走团”负责人,临沂山鹰运动协会会长许贵林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协会已要求下属各队伍禁止“上路”锻炼,违者将取消队号,开除队长。

特别提醒:本网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